当前位置: 宾铺新闻网 > 社会 > 凯时首页 -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21:我试探炮击后,越军通信打乱火炮还击空前
凯时首页 -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21:我试探炮击后,越军通信打乱火炮还击空前发布时间:2020-01-11 18:49:44

凯时首页 -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21:我试探炮击后,越军通信打乱火炮还击空前

凯时首页,前情回顾:头条专栏

1984年7月12日黎明,我们已经草草吃过面条,匆匆向老山出发了。

夜里下过小雨致道路湿滑,小车自然跑不起来,还湿漉漉的山野田地间空气极为清新,但看天空乌云底压、云遮雾罩的视野中略显凝重黛色。我们4辆小车自然是副军长在前面,依次是副参谋长,我和蹇部长与作训参谋周永生的车,再是团参谋长何益广,班有为,鞠绍强等人同车押后。在“军作战指导组”刚到西畴不久,我曾随军首长们去过当时在麻栗坡县城前方山坡上的“14军指挥所”拜访,结果遇军区首长也在那里我们只好返回,那天经过麻栗坡时见城边农贸市场好不热闹还停留过。今天再经过时感觉仍显生疏还格外安静?碰不到车?县城附近也没见到有几个人活动?

过县城后在通往老山唯一的道路上行驶,我们都注意观察途中情景,车中交流也不多。十余公里道路上竟仍遇不到人和车,怎么这样安静?疑惑中天际间似乎传来隐隐“雷声”,继续前行雷声越来越清晰。怪了!这雷声怎么就没有点间断呢?疑问升起的同时骤然对就要临近战场的敏感油然而至。这是炮声、不是雷声!我回头这么一说引起车上人都伸头静听起来,逐渐轰轰隆隆的炮声已清晰可辨了。猜测这可能是战场双方的炮击战吧,也可能如军区判断是越军的“大反扑”?但不至于有那么巧吧,会就是今天?

出狭谷道路,前方驶来辆披伪装网、挂红十字旗的军队卡车,领头小车已靠边让路,见副军长下车待卡车驶近拦下询问着?我们紧随停车赶上前、听车上人说“昨晚3点就打起来了”,一开始就很激烈!双方炮战打得凶得很!直到现在都没有停过,听说是越军大规模的反扑进攻,你们也别再往前走了,越往前越危险。还说他们拉的是夜间从阵地上送下来要转送到磨山后方医院的伤员,天亮后阵地上的伤员就送不下来了,要等到天黑了后才送得下来。问明情况我们退回路边,肃立目送伤员卡车驶过。

再往前走刚驶出丫口,冲耳而来的炮声中已经能看到前方远处山坡上的炮弹炸点,内心不禁紧了起来。为缓解气氛我喊道:今天他娘的好不热闹哟!咱们受到如此热烈欢迎,真是不得不领受啦!引得车中嘻笑。小车沿山坡沙石路向左转大弯、再向右驶入崖壁路段,路边不少军车紧贴崖壁依序停靠着,甚至在狭窄的崖壁上和宽点的道路旁都极尽可能地搭有各色窝棚和帐篷,三三两两的军人或坐或站在旁边守候着。不禁赞叹这段背向敌方有约一公里多的高山崖壁公路敌人炮弹绝对落不到路上来,实在是处绝好的安全避弹之地!崖壁下炮声明显小了,但我经过车窗就能看见对面山坡和沟下炮弹落地炸起的团团烟尘。

车被拦下,待上前看到路边竖有“战场交通纠察”字牌,副军长与手执信号旗的纠察干部交涉着。干部手指崖壁延伸方向介绍说:崖壁公路尽头前出不远处就是“交址城”,交址城右前侧数百米外可以看到的那个突出的树林小山头,就是“军指挥所”的坑道。难怪我们站在现地就清晰可辨敌方大口径炮弹群群落在该地域及其附近,包括先前看到落在对面山地和沟底的炮弹原来都是冲着14军指挥所发射过来的!纠察干部对副军长讲,天亮前军指挥所就下达了今天不淮任何车辆从这里进入的命令,你们要进去也必须经军首长批准。随后引导副军长去崖壁边的窝棚电话处与14 军指挥所通电话。

在炮声中站立崖壁公路边等候,远处山腰以上仍飘浮着的霾雾与头上密云相接,将眼前现实中的激烈战场遮掩在浓云之下,感觉战场被压缩在了阴暗狭窄的地空范围之间。云雾以外望不见何方是激战中的老山和拉那前线战场,战况如何不得而知?眼前已经弹痕累累的深沟仍不断增添着新的弹坑,对面坡地已经被炮弹炸翻成片片新土,叹曰种庄稼都无须犁耙了。见此情景才想象得到前方阵地上与敌人面对面激战中的将士们,他们在血与火中的生死关头正奋勇地战斗着!愿他们不辱使命!完胜反扑之敌!

副军长返回对我们安排说:已直接与14军刘子波军长通了电话,刘军长允许我们去他的指挥坑道。要求一定要拉大距离,注意躲避炮弹,逐一进入。我们拉开车距再前行逾千米到山口前能落车处,炮声更是震耳欲聋,近处崖壁下正工作的发电机竟也只见冒烟而听不见马达轰鸣,百米开外就能随时看见落弹与炸起的碎土石削。

小车不能再前行了,驾驶员们将车退回去避弹。经就近军人指点,看到了军指挥所坑道进出口,但见之间必须通过的数百米凹形坡地地面上弹坑密布,炮弹仍随时落下炸开,要通行过去确实危险!又别无它路、更不容退缩!副军长道:“咱们拉大距离、单人跃进、间隔不少于百米,各人自行选择运动路线,躲避炮弹直接进入坑道”。言毕率先出去山口向坑道奔去,接着副参谋长及随行的张宇洁和严边云俩位作训参谋也陆续跟进运动。

安排周参谋注意照应比我年长体弱的蹇部长行动,各团参谋长们依序运动。眼看副军长、副参谋长等几经跃进将要陆续进入指挥所。我束紧腰带,趁又有炮弹落地炸开时看准前方预备停留点,尽可能避开弹坑密集处跃进,时而低姿运动、时而冲刺跃进,如此反复仅余二十多米斜上坡时实在感觉力不从心见有土坎可以避弹,便俯卧上前、背靠坎壁喘息。见近旁还有深大弹坑,想着人若躲进去也能防炮击呢!又一群炮弹呼啸着越过头顶砸在坑道山头和侧后树林之中,即刻间烟尘、沙土坷粒、树枝碎叶空中翻飞!此处不可久留、必须尽快离开!我迅速起身向前跃进,怎耐最后十几米缓上坡怎么也跑不起来,咬紧牙关进入坑道蒙副参谋长迎面说道:老杨,看你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啊!我喘息着说最后这几步真他娘的要命!好得年轻时单兵战术还打了点基础,否则今天洋相就大啦!回头看蹇部长等人姿态各异,感叹这帮老兵多年不用的动作今天都用上了,这才叫“被逼出来的”!10 时后都进入了坑道。

沿坑道口巷道转过去左侧便是指挥所作战室,稍许副军长将我们带进去见刘子波军长。11军组建时刘军长任军副参谋长,反击战前调任14 军参谋长,后任军长。几年没见老首长还是那么豁达幽默。当副军长指着我说杨子谦现在是32师参谋长时军长高兴地说:好哇!你小子都当师参谋长了,不错!不错!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呀。虽头顶炮弹依旧轰隆炸响着,然而军长的褒奖仍引得众人侧目!经介绍作战室还有:14军政委荀有明,副军长王祖训,副参谋长周宪志以及总参俩位处长等。接下来军长说:今天的仗打得不错!目前越军的进攻势头已经被打下去了,战场具体情况就让作训处给你们介绍吧。

14军作训处副处长执金属图鞭,站立挂图前介绍道:今日凌晨开始,察觉当面越军有较大的异常情况,敌人长时间不见出联的电台也陆续出现联络,并反应出敌人部队行动异常等。至3时许敌方异动情况更为明显。我即开始对敌部队可能的集结地域、运动路线、展开地线和炮阵地等施行炮火“试探性”打击。敌遭打击后其炮兵反应强烈,并逐渐以从未有过的炮兵火力向我方还击。敌地面部队电台也纷纷反应遭到我炮火袭击,运动队形被打乱,展开中被我火力压制,行动滞缓、受阻等。凌晨5 时,敌对我前方阵地明显加强了进攻前的火力准备。到6时前后,敌地面进攻部队已陆续展开了约两个步兵师的兵力,分别向我八里河东山、船头、老山等方向防御阵地展开轮番进攻。其主要进攻矛头指向40 师防御的船头、那拉、662.6高地方向,曾一度夺占我前沿6 个表面阵地。经我组织反冲击至9 时已顺利恢复3 个阵地,尚有3个等待机会夺回。目前双方虽仍在激战中,但敌人地面进攻也如“强弩之末”已经越来越显现出“力弱势微”态势,夺取今日反击作战的胜利已经在把握之中。

听完介绍我们趋前挂图,辨明船头、那拉、662.6高地和老山主峰等方位,熟悉要点。再返身打量不足30平米的室内,靠墙台桌上电话机、地图、指挥尺、红兰笔等物件错落置放,足显战场“运筹帷幄”重要决策场所威严!稍许觉着室内空气不畅,为减缓拥塞我们退出室外。

眼前无事,不停炮声中在巷道说话交流也很困难,我们便顺着坑道信步观望前行。坑道呈“》”形伸展,中间有几间内室,拐弯处可见两头洞外光亮。这是条永备坑道,但规模不像军师级专用指挥坑道?只几间内室仅能容作战、炮兵、通信枢纽等机构,若超百人在坑道内活动、恐怕也显拥挤。

前面不远到了坑道尽头,坑道口门洞大开,阵阵震耳欲聋的炮声正从洞口传导进来。迎着巨大炮声走向坑道口看到:右 侧 10 米台地处有门射程可达30 公里的 130火炮,左面30米范围内有两门 152加农榴弹炮,眼前 3门火炮正在陆续战斗发射中,难怪坑道内会有那么大的炮声震动!除敌方持续打来炮弹的爆炸声外还有这几门大炮发射时的巨大爆发声,坑道内能安静吗?不过,首次近距离看到炮兵弟兄们操作着我野战军当时最大口径和射程最远的火炮战斗,让人驻足观看的兴味盎然。

再往左,沿山边还有火炮发射阵地,但坑道卫兵阻拦不让出去远了。抬头发现云雾已基本散去,天空已现光明,远望能见到两翼的黛色大山。经卫兵指点:右前远方位隐约可见的山峰便是声名大振的老山,左前深谷延伸是船头和那拉方向。炮声隆隆中听炮团鞠绍强参谋长“比划着”对火炮相关性能的介绍,算是对我“战场火炮常识”的恶补。

退回看坑道口是段长、宽、高至少能容下三四门大口径火炮的厅室,才恍然顿悟,这里是炮兵的永备工事。难怪洞外最近的火炮离坑道口不超过10米,左翼两门火炮也不远,进出坑道都很方便。发射阵地还背靠小山,前临陡坡,虽然我对炮阵地的选择是外行,但应该也看得出此地是处绝佳的火炮发射阵地,敌方炮弹打来低了会掉在陡坎之下,高了便超越山头,对战斗中的炮兵威胁不大。

12时过,我们在坑道正吃着盒饭。蒙副参谋长从作战室拿着份军用地形图出来径直喊道:老杨、还有你们几位都听到,看来今天这个仗打了之后你们师可能很快就会接守老山了。又指着我说:何副军长让你带着你们的人,吃了饭就到40 师指挥所去见学,尽早熟悉战场,尽可能多地掌握些战场情况。然后将图递给我说这是去前面的地图。又手指40师指挥所“曼棍”在图上的位置道:前面有两个曼棍都在一条路上,第一个曼棍是处电站不要进去,再往前靠近船头那个曼棍才是40师指挥所。你们现在先熟悉熟悉要走的路线,听说路上要经过好几处炮火封锁区,特别是“三转弯”最危险。你们在图上熟悉、准备好后就可以走了,路上安全你们自己把握。不容犹豫!更无须置疑!我当即只有应承说:好!我们马上准备!副参谋长向我点点头,转身又进了作战室。

回头见蹇部长及诸位都直直地看着我?显然对蒙转达的命令很感突然,甚至还未完全回过神来呢。联想到外面连天的炮火,听闻还要通过极其危险的“炮火封锁区”这可不是好玩的!难怪各位有点愕然。不过军令如山,用不着解释与动员!我招呼说都来吧,咱们先在图上熟悉一下。便就地按方位放好地图,大家自然蹲在地图周边熟悉研究起来。从交址城起点,顺着弯曲的公路先找到了可通境外的“船头”,向右过南盘江是曼棍40师指挥所位置。再找到电站曼棍和公路连续弯道的“三转弯炮火封锁区”,圈注上沿途主要的地名和明显的地物目标,算是对要走的道路基本熟悉了。周永生参谋用指北针在图上量了量说,参谋长咱们估计要走约近30来公里呢,我答差不多。

继续熟悉中我感觉需要上趟厕所,经卫兵指点迎着炮声走出坑道,猫腰向左后则山边走去十余米,看到紧靠山脚有栅栏围成的露天厕所。点支烟进去坑边蹲下,抬眼看到这片坡地原本全是阔叶树林,但遭炮火不停打击已经枝断叶疏、败絮不堪了。头上是蓝天放晴云朵飘移,心想现在能见度好了,经过三转弯“面敌方”公路时更容易遭到敌人的炮火袭击!突然,几发炮弹落在百米外的树林中炸开,腾然间连续惊心动魄的爆炸将我震惊得不由自主地立起身来!随之掀起的烟尘与气浪扑面而来,接着炸起的尘土与断枝沙沙落地,碎叶纷飞。我本能地又蹲下,再看并无太大危险,但也不可以久留,急速完结匆匆返回。进坑道口我欲对卫兵说刚才这群炮弹好危险时,卫兵却先开口并手指前方说你看,刚才那里有俩个兵被打着了!说他亲眼看到两个抬着“锣锅”的兵被炸倒。我回首望去,只见数百米外散落有零星炊具却没见有人。我问人呢?他说被弄到旁边坎下可能在包扎抢救吧。我问他们是从你这里出去的?他说不是,像是从炮阵地那头出来的。我瞭望无果,回坑道内见大家或立或蹲也没再看图了,我问怎么样?都弄清了吗?有人应答就一条路有什么好熟悉的,只有走着看了。我说那好,等我进去给副军长说一声,咱们就走。

进作战室,何副军长与蒙副参谋长正说着话,我上前报告说副军长我们准备走了!何说:好吗,准备好了你们就走吧,路上注意安全!我回答好后说,我该给军长告个别吧?何说对呀,你当然要给军长告个别呀。我转身向靠坐在墙壁正抽着烟的刘军长敬礼后说军长,我要走了!军长问:你去哪儿?我答去40师指挥所。军长上身微微前趋盯住我不紧不慢地问道:你现在就去?我答是的。军长稍加大声说“你现在去送死呀”?军长直言不讳地质问倒使我瞠目结舌。见我没了声,军长接着不无幽默地说:你大小是个师参谋长,我这里别说师的干部,就连团的干部也还没有牺牲一个呢!再说你牺牲了倒是光荣了,那我怎么给你小宋(刘军长任副参谋长时是我结婚见证人)交待呀!说着侧头对站在他右前的何、也是对我说:现在不能走!等下午晚些时候打反冲击时,我的炮火将大面积压制敌人的炮兵,到那个时候我叫你走你再走。一直听着军长和我对话的副军长便应答说:那就听军长的,到那个时候再走吧。此时我也只好说那好,听军长的,到时候再走。向刘军长、何副军长礼毕后退出作战室。在巷道内同蹇部长及各位参谋长说明需要推迟行动后,继续在隆隆炮声中熟悉地图或席地而坐等待时机出发。内心感激刘军长的挽留!否则,现在出去在炮火连天的路上行车确实危险!。